1. <acronym id="3n67i"><strong id="3n67i"></strong></acronym>

      <p id="3n67i"></p>
      <object id="3n67i"><strong id="3n67i"></strong></object><track id="3n67i"><ruby id="3n67i"></ruby></track>
    2. <acronym id="3n67i"></acronym><pre id="3n67i"></pre>

      今天是
      悅讀 | 試析書論、畫論對書畫鑒定的作用
      發布時間:2023-03-20   杭州政協

      中國書畫鑒定的常用方法

      有目鑒和考證。

      目鑒,就是鑒定者用眼睛,

      通過筆墨的個性特點

      憑經驗去分析作品。

      考證,就是鑒定者通過作品內容,

      用文獻知識去辨析和驗證。

      在實際的鑒定過程中,

      兩者是相輔相成,綜合運用。

      書論、畫論是

      考證運用比較多的文獻資料之一,

      也是學習鑒定的必讀物。  

      書畫鑒定的要點

      書論、畫論中的有些論述是書畫鑒定的要點

      在實際鑒定過程中,往往這些要點會成為鑒定的主要因素

      a3d8f1cd935730171f756a7318a6e785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      吳昌碩(1844—1927)臨石鼓文

      a26a6b1a1bb9ae96ef548b12f2b49054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      余紹宋

      《歷代書法論文選》中有14條為鑒定書法的要點。

      茲錄幾則如下:

      “思翁行押尤得力《爭坐位帖》,故用筆圓勁,視元人幾欲超乘而上。此跋其加意所書,精采溢發,直與魯公相質于千載之上,不惟來學可資為津逮也。(清何焯《義門題跋》)”;

      “成親王初學趙吳興,不失尺寸,所刻《詒晉齋》可按也。晚學歐陽,以得《化度寺》原石本于吳荷屋也?!保ㄇ鍡钍鼐础秾W書邇言》)。

      而在《中國古代畫論類編》有32條為鑒定繪畫的要點。

      如,“元以前多不用款,款或隱之石隙,恐書不精,有傷畫局,后來書繪并工,附麗成觀。(明沈顥 《畫塵·落款》)”;

      “古畫多贗本,良賈亦能辨之。視其絹色、墨跡。圖書之新舊,宋絹極細,明絹則粗。宋元人畫多不用紙,董華亭晚年常用綾,皆其閨房內所求,今亦有贗本。至于賞鑒之家,以筆墨氣韻為主。古畫重裝,亦有失神者,而其骨力自在。至六法未諳,用筆破敗者,則尤其易見者也”(清朝鄒一桂《小山畫譜·賞識》);

      “江南周文矩士女面一如昉(周昉),衣紋作戰筆,此蓋布紋也。惟以此為別。昉(周昉)筆秀潤勻細?!保ㄋ纬总馈懂嬍贰罚?/p>

      從以上可見,博聞強記,多研讀書論、畫論對書畫鑒定有直接作用。

      研讀前人書畫鑒定經驗

      歷代書論、畫論的編撰者都是藝術創作者或鑒賞家

      研讀前人的書畫鑒定經驗有利于書畫鑒定

      5c8b769cbbda1b957fd40b45bae56b51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      張大千(1899—1983) 氣象萬千

      e14addfe29d8cbf8c35efd1497afabdc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      丁輔之

      宋朝的藝術大家、鑒賞大家米芾寫的《書史》、《畫史》,“清四王”的山水大家王原祁,寫的《雨窗漫筆》總計10則,其中1則為自序,計1247字,從繪畫技巧到繪畫鑒賞等方面都做出了比較詳實的論述,對后世產生了比較重要作用。

      近代余紹宋曾說:“此(指《雨窗漫筆》)寥寥九條頗多精義,固學畫者所當亟讀者也”。

      近代俞劍華說:“此編全書雖無組織,各節尚有變化,且原祁以后之論畫者多受其影響?!?/p>

      兩位藝術史家都對其作出了比較高的評價,可見王原祁《雨窗漫筆》的重要。

      再如,20世紀著名的書畫鑒定大家王季遷的鑒賞實踐思想即來自于王原祁《雨窗漫筆》?!久馈織顒P琳編著的《王季遷讀畫筆記》多次提到王原祁的影響,“王原祁的《雨窗漫筆》對王季遷看畫和畫畫影響最大?!薄巴踉畹漠嬚撘灿绊懲跫具w的鑒賞和買畫的偏愛?!?/p>

      學習書論、畫論的意義

      書論和畫論有利于理解中國書畫所蘊含的歷史文化

      會利于正確辨別書畫真偽和鑒賞書畫的高下

      3df17cc2e391d1b5ef17f61cd76d61a8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      黃賓虹(1865—1955) 翠微深處

      我們常說,學習文史類的人比較容易學習鑒定,從實際情況來說,鑒定就是對文史知識的檢驗。

      因為畫上題跋、詩詞、紀年、款識、建筑、服飾等都是需要對文史知識的了解或者掌握。

      如,清朝范璣在《過云樓論畫人物》中指出:“畫人物須先考歷朝冠服、儀仗、器具、制度之不同,見書籍之后先,勿以不經見而裁之,未有者參之,若漢之故事,唐之陳設,不貽笑于有識耶?”

      可知,對于繪畫者來說,如果不了解歷史是會出錯的,而對于鑒定家來說,如果知曉這方面的知識,也就不難辨別這類作品真偽。

      書論、畫論是藝術作品的文字解讀,是藝術史的重要部分,研讀其可以比較深刻地理解筆墨真諦。

      文字和藝術作品兩者之間相互聯系,又有異同。如,藝術作品中的筆墨是一個抽象概念,但是這個抽象筆墨卻是書畫鑒定的主要依據。而當我們直接面對作品時,不一定很容易理解某藝術家的筆墨特征,可當我們把文獻里的書論與畫論相互研讀時,會豁然開朗。

      如,清朝錢泳評王文治書法說:“中年得張即之書跡臨摹,遂入輕佻一路,如同秋娘薄粉,骨骼清纖,姿態自佳,而欠莊重”。

      從錢評王的語句分析看,似為譏諷王書法的媚,但是我們仔細分析王文治的作品,這個話可看成是鑒定王文治書法的要點方法之一。

      書畫鑒定是一個復雜的辨別過程,

      要對書畫做出比較可靠的鑒別,

      熟悉各大家筆墨,

      掌握時代風格和個人風格,

      以及材質、裝裱、印章等輔助依據,

      研讀書論、畫論等文獻資料

      亦能幫助審定書畫。

      來源:杭州政協    作者:文 市政協委員,西泠印社集團交流合作部部長、西泠印社美術館副館長彭曉東 圖 彭曉東提供    編輯:李佳萌
      欧美日韩一区二区